当前位置:首页 > 秋水伊人时尚资讯 > 正文

早秋裙子怎么穿?跟着学起来准没错!

原标题:早秋裙子怎么穿?跟着学起来准没错!

早秋这么凉爽的天气,不穿铅笔裙还能算是个姑娘?!讲真,这个时候是最适合穿铅笔裙的季节,没有夏天贴身的燥热,没有深秋瑟瑟发抖的冷风,抓住机会,好好美一把才是正经的!

原创 |素儿坐在车边,率先下了车子,伸手将如意接了下来。 程毅一脸不耐烦,身边是同样臭着一张脸的流墨。 如意没有空搭理这两个拖油瓶,扬声将人都唤到周围。 “各位,我们身后跟着追兵,现在要兵分两路,咱们这么多人,目标太大。赵六。” 刚刚拴好马的赵六听到如意叫他,利落的应了一声。 “大少奶奶,有什么吩咐?” “你带着府中的下人,与我们分开走。走了之后找地方躲几日,等风头过去再回京城,或者有人想要离开也可以,这是给你们的盘缠。”说着如意自素儿手里拿过一个包裹,递给赵六道。 “大少奶奶,你说什么呢?”赵六有些听不明白,什么风声过去,什么离开“我们生是陆家的人,死是陆家的鬼,保护大少奶奶是应该的,我们离开了,大少奶奶您怎么办?” 如意心中感动,可是带着这许多人也确实不方便。 她环视了一圈面前叫不出名字的面孔。除了一个是在京城买下的人,其余的都是三里镇跟过去的,她吩咐他们护送她回三里镇,他们二话不说便跟着她出了京城,没有一个人问起为何陆子谦不在身边。 这是对她绝对的信任,何尝不是因为已经真真切切地将她当作陆家的人? “诸位的好意我心领了,只是现在后有追兵,我们人数太多,同样很危险……这样做也是为了安全考虑。还是请大家照做吧。” 赵六满脸为难。 这外面是什么世道,大家心里都心知肚明的。 虽然朝廷调回来的军队已经到了肃清了京城周围的几十里地方,可是回三里镇要奔波近半个月的时间,除了军队保护的地方,如意一个女人,哪有自保之力? 他们身为陆府的下人,却不能保护好陆大少奶奶,那算什么忠心? “大少奶奶,这一路太危险了,我们几个虽然武力不高,但好歹也是几分力量,怎么能看着大少奶奶身处险境,我们躲在一边呢?” 其余的几个人附和起来,不住点头。 见怎么也劝不动他们,如意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洛子扬,示意他来解决。 反正分头行动的主意是他出的,现在有人反对,自然也应该他来解决。 洛子扬接到如意的暗示,点了点头道:“各位,不瞒你们都是绝对信的过,可以助我们安全的摆脱尾巴,只是这里也不是万能的,人数过多,反而容易暴露自己,到时候是害了你们大少奶奶!” “诸位放心,我洛子扬别的本事没有,保护三个女人的周全还是没有问题的,何况还有这两位兄弟……” 说着拍了拍程毅和流墨的肩膀。 洛子扬穿越前便是军旅出身,身子骨强壮的很,这一掌下去,疼的程毅呲牙咧嘴,流墨却是纹丝不动。 “小兄弟,身手不错嘛!” 洛子扬有些惊讶的看了看流墨。 不过是半大的孩子,看起来不超过二十岁,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身手? 见洛子扬一脸惊讶的看着他,流墨有些骄傲的扬起下巴:“怎么,不相信小爷?小爷可是在少林寺练过的,等闲十几个人近不了身的!” 那样子活脱脱一副快来夸我吧的傲娇模样。 如意忍不住笑了两声,见流墨瞪过来的眼神,连忙憋了回去。 现在可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。

早秋裙子怎么穿?跟着学起来准没错!

【百搭的黑色系】

早秋裙子怎么穿?跟着学起来准没错!

搭配要点:黑色铅笔裙+白色衬衫满满的早秋ol风,适合上班族和懒得搭配的孩纸~

【时尚彩色系】

早秋裙子怎么穿?跟着学起来准没错!

搭配要点:彩色铅笔裙+衬衫、短上衣

早秋裙子怎么穿?跟着学起来准没错!

彩色系的铅笔裙对于身材和上衣要求高一点,因为亮丽的色彩和凹凸有致的线条,很容易让人把视线集中在你的腰部,这时候,可不要露出尴尬的游泳圈哦!

早秋裙子怎么穿?跟着学起来准没错!

小技巧:是不要把上衣塞的太平整,拉出来一些褶皱来遮肉。裙长最好在膝盖上方哦,这样更显腿长!

【洋气的白色系】

早秋裙子怎么穿?跟着学起来准没错!

白色铅笔裙更难驾驭!对身材的要求极高,而且穿起来也比黑色有识别度,建议条件较好的姑娘一定要尝试!

早秋裙子怎么穿?跟着学起来准没错!

但是不挑上衣,几乎百搭,无论是西装、蓝色卡通卫衣、牛仔衬衫,都能轻松穿出时髦感!

原创 |开门便是黑黢黢的一条台阶,笔直的通向地下。 如意不妨,被吓了一跳,转头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 洛子扬率先一步走下去,拿起墙边的火把和火石,熟练的将火点了起来。 “来去客栈之所以有名气,不止在于它的情报和密道,还有便是财力,每一间客栈只被使用一次便要销毁,为的就是保证密道的安全。” 如意看了看脚下铺的整整齐齐的青石阶梯,不由得有些肉疼 这样的阶梯便是修起来也要不少银子,竟然只用一次…… 流墨只是听说过来去客栈的传闻,真的来还是头一遭,听了洛子扬的话,脸上也是惊叹连连。 莫说是情报第一,这来去客栈,就是论财力,怕也是江湖第一派了。 跟在最后的程毅将门关严,一行六个人接着火把的光向下走去。 虽说是在地下,可如意却没有一点憋闷的感觉。 不知是哪里吹来的寒风,让众人心头一肃。 这样的气氛下,原本话最多的流墨和程毅也安静下来,专心走路。 向下的阶梯似乎很长,如意看着前面洛子扬的背影,有些出神。 不知道为什么,她总感觉自己似乎忘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。 一晃神的功夫,洛子扬已经停了下来,如意一个不查,一头撞了上去。 洛子扬的背宽大坚硬,撞得如意鼻子一酸,眼泪都流了出来:“洛子扬你做什么啊?!突然停下来,不知道后面有人吗?” 洛子扬看如意的样子,有些无语:“我都说了好几遍了,你傻没有听见,怪我咯?” 说了好几遍?如意将信将疑的看了一眼素儿,见她犹豫着点了点头,这才不情不愿道:“行吧,算我的错,给你道歉了,接下来我们怎么办?我总觉得忘了什么重要的事。” 洛子扬见她蛮不讲理的样子,也不跟她计较,伸出火把将右边的墙壁照亮。 同样青石铺就的墙壁上,一块突起尤为明显。 如意想起方才洛子扬和赵六他们说的走到地下要按下什么,猜想着这便就是了。 洛子扬一脸坏笑提醒如意道:“小心啦。” 什么? 还没来得及问,洛子扬手下一用力。 一阵风吹过,火把的火焰一阵晃动,最后发出噗的一声,隧道里重归黑暗。如意只听到耳边轰隆隆一阵巨响,四下尘土飞起,呛得她睁不开眼睛。 这一下来的突然,大家都有些措手不及,素儿被吓得连连尖叫,春桃还好些,只是一样惊慌失措。 唯一淡定的就是洛子扬。 他同样看不清眼前的物什,可是如意在哪里他一清二楚。 洛子扬伸出手拽住如意的胳膊,将她往自己的方向拉过来。如意促不及防,被洛子扬拉的一个趔趄,差点跌进他的怀里。 “你做什么!?”如意扶着墙壁,低声怒道。 洛子扬手上的动作一顿,接着笑道:“不做什么,看你被灰尘呛得难受,想将你挡在身后避一避。” 只是这样? 如意松了一口气,直起身子。 若是洛子扬真的对她……如意觉得头大不已。 此时巨响渐渐平息,灰尘散去,没有方才那么难受,洛子扬见如意没有回答,将火把重新点了起来,避而不谈道:“好了,这下子他们肯定追不上来了。我们继续。” 程毅平时最注重自己的形象,胡钰的危机一过,他还是忍不住穿上了鲜亮整齐的衣裳,这会被弄的灰头土脸,不由得怒道:“老洛!你按机关好歹说一声啊!我新做的衣裳,这下子全毁了!” 洛子扬头也不回地嗤笑道:“你那衣裳,趁早毁了的好,省得胡家那姑娘和你站在一起,不知道的,还以为你们是姐妹。” 流墨噗的一声笑了出来,扭头看了看程毅身上色彩缤纷的样子,忍不住笑得更欢。 程毅恼羞成怒:“笑什么,都笑什么?你们懂不懂衣裳?” 素儿终于没忍住,吐槽道:“程公子,我看你的衣服,比我们家大少奶奶的还要漂亮,您是在哪做的啊?” 话还没说完自己先笑了起来。 如意听着耳边的欢声笑语,忍不住稍微放轻松了一点。 希望他们这次可以平安的逃出去吧。 ……………… “我们要走多久? 地下的光线昏暗,不辨白日黑夜,如意两只脚走的生疼,跟着洛子扬七拐八拐走了不知道多久,终于忍不住问道。 洛子扬回头,借着火把看了看如意疲惫的脸色,安慰道:“我们大概已经走了五分之一的路程了,很快就出去了……” “噗——”如意脚下一软,差点没跪在地上:“还有那么长?咱们得走多久啊?!” 洛子扬看除了流墨和他自己,大家都是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,索性将火把插在一旁,准备原地歇息一下。 “若是隧道太短,哪还有什么用处?待我们出去,门口应是已经准备好了马匹,到时候快马加鞭赶到下一个地方,出了军队的圈子应该就安全了,到时候我们该担心一下如何避开难民了。” 说的也是,隧道越长,她们就越安全。 话是这么说,但是也不能一直这样走下去。他们已经奔波了一天,也该歇一歇了。 如意本就不拘小节,见洛子扬没有继续走的意思,索性卷了裙子席地坐下。 春桃将背上的包裹卸下来,从里面拿出干粮分给大家。 坚硬干涩的面饼,让这些日子吃惯了好饭的如意忍不住皱眉。 “咱们只带了这么点干粮,出去之后怎么办?” 洛子扬抻了个懒腰,挨着如意坐了,不紧不慢地道:“马匹上备有干粮,实在不行,我们买些就是了。” 如意点了点头,拿过水袋喝了一口水,将口中干涩难咽的干粮送了下去。 素儿年纪最小,虽然在车上睡了一会,可是走了这样远的路,身上还是乏得很,靠在墙边,嘴里的东西还没咽下,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。

早秋裙子怎么穿?跟着学起来准没错!

【逼格很高的亮片系】

早秋裙子怎么穿?跟着学起来准没错!

谁说亮片就非主流了?人家那是复古好伐!!!

早秋裙子怎么穿?跟着学起来准没错!

亮片的铅笔裙同样也是要注意长度!

【牛仔系列】

早秋裙子怎么穿?跟着学起来准没错!

两个人怒目而视。 “你个娘娘腔!你睡觉踩着我了知道吗?!”流墨脸上顶着一个鞋印,气的跳脚。 “乳臭未干的臭小子!你说谁娘娘腔?不就是踩了你一下嘛!至于这么小肚鸡肠么…” 程毅身上的衣裳歪歪扭扭,此时听了流墨的话,急忙反驳道。 流墨伸出手,就差没比着兰花指:“你看看你踩了小爷哪里?”说着指了指脸上的鞋印“要不我也踩你一下?” 春桃和素儿在一旁乐的前仰后合,笑的眼泪都出来了。 这一群人,还真是没有逃跑的自觉。 如意有些无语,不错这样也不错,好歹没那么愁云惨淡。 坐着睡了一夜,如意身上有些乏,她撑起身子问道:“现在什么时辰了?” 春桃见她醒了,顾不得再看程毅和流墨拌嘴,上前伺候如意梳洗:“大少奶奶,这隧道里这样暗,奴婢也不晓得什么时辰了。” 说是梳洗,只是重新绾了头发,用水湿了帕子抹了把脸罢了。 如意也不讲究,收拾好,一行人便准备上路了。 流墨气哼哼地,脸上的尘土擦干净了,可是红红的印子还留在脸上,看那程度,怕是程毅的靴子在流墨脸上踩了一宿… 如意憋着笑,和春桃素儿三个人忍的浑身发抖,看的后边的流墨脸都绿了。 一同落跑,虽然程毅贵为官家少爷,流墨不过是徐朗的小厮,可是在这种情况下,还是闹得不分彼此。 隧道里每隔一段距离便有机关,按下去身后的路便会坍塌,每次都弄的几个人灰头土脸。 程毅一开始还在挣扎,到后来也就随他去了。 不见天日的地下,穿的再好看,又有什么用? …… 五日之后,一行人终于走到了隧道尽头。 如意两只脚都是水泡,每走一步都钻心的疼,可是这地下又没有软轿,春桃和素儿倒是有心背着她,可惜自身难保。 毕竟是女孩子,身娇体弱,走多了路难免受不了。 洛子扬看的心疼,想要帮忙却无从开口。 毕竟他不是如意的夫君,在这古代,男女授受不亲,他能给如意最近的温柔,也只是在她睡着时为她抿上碎发。 越是这个时候,他越是恨那从未谋面的陆家大少爷。 如意受了多少苦,他都要一一打回去! 如意累的哼哼唧唧,扶着春桃和素儿一步一步往外挪。 流墨终于占了上风,同样累的没有力气拌嘴的程毅渐渐不是他的对手,喜的他脸上一直挂着笑容。 洛子扬停在一扇木门前面,用火把照着,仔细辨认了一下记号,回头道:“就是这里了,从这扇门出去便是在栖霞城一处民宅里,我们可以从这里出发,到下一个城池再顾一辆车子。你们谁会骑马?” 最后一句话是问流墨和程毅的。 梁朝文武兼顾,就算是有些女子都会骑马,程毅虽说武术不怎么样,可是骑马还是会的,更别提在少林寺待过几年的流墨。 “我们三个人一个人带一个女孩子,如意,你和我坐一匹马,你的两个丫鬟…随意吧。” 如意没什么意见,点了点头。 春桃不情愿地道:“洛神医,要不然您还是带我吧?我们大少奶奶不能随便接触外男…”话到后来声音越来越小。 这都同食同宿多少天了,什么不接触外男。 如意看着春桃防备的样子不由得好笑,安慰道:“放心啦春桃,这又不算什么。” 洛子扬只当没有听见春桃的话,将火把塞在一边,伸手推开了门。 无论如何,如意他必须亲自保护,怎么可能将她交给和别人? 何况流墨和程毅那么不靠谱… 许是因为年久失修,木门发出嘎吱一声,抖落了几许灰尘,接着久违的阳光穿过门缝射了进来。 这些日子见惯了尘土的几个人都没什么反应,反倒是骤然见了光,有些不大习惯。 洛子扬眯着眼睛,率先踏出一步。如意跟在他后面,离开了隧道。 踩到地面的一刻,她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气。 这几天每日睁开眼便是火把微弱的光,呼吸着隧道里带着灰尘的空气,甚至连如厕都要跑到很远的地方… 她真是受够了。 此时正是午时,阳光从头顶直直地照下来,覆盖着积雪的地上闪着刺目的光。 如意眯着眼睛适应了一会,开始打量起这个院子。 洛子扬说这里是民居,果真便是。 几处盆栽,一口枯井,加上几幢房子,如意很快便失去了兴趣,转而看向拴在院子角落的三匹马来。 马儿的毛发油光水滑,看起来精气十足。旁边的石桌上放着几个水袋和一点干粮,甚至还细心备下了几套换洗衣物。 春桃看见衣裳,喜的忙不迭地跑过去,道:“大少奶奶!我们可以换一身干净的衣裳了!” 如意感动的不行,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满是泥土的裙子,伸手招呼春桃:“走,我们去收拾一下。” …… 四周的客房里甚至备好了热水。 如意泡在木桶里,舒服的浑身毛孔都张开了。 她本以为只能换身衣裳,擦拭一下,没想到这里连热水都有。 春桃先一步洗漱好,走过来给如意处理了一下脚上的水泡,素儿伺候她换好了衣裳,主仆三个这才出了房门。 洛子扬三个人早已经准备好了,这会等的不耐烦,见如意出来了,流墨立马就将马牵了过来。 马匹又高又壮,如意费了好大劲儿才坐在马上,洛子扬一个翻身,稳稳地坐在她身后,将双手环过她的腰,拉住了缰绳。 如意有点尴尬,随口问道:“赵六他们会走到哪里去?” 洛子扬找了个舒服的姿势,回答道:“他们七个人,应该也是在栖霞城的哪一处。我也不大清楚。” 如意点了点头,然而动作戛然而止。

深秋配大衣的时候,万万不可让两者恰巧达到统一长度,那样会显得十分“蠢傻呆”,鞋子的最佳搭配是高跟单鞋和踝靴哦~

我来说两句

暂无评论